mimi的天空

關於部落格
或陰或晴或艷陽或暴雨;我的天空由我主宰
  • 6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恩人、貴人-友情篇(下)



  sandy的文學造詣很好,上課又認真,是標準好學生;我則是很混,考試就臨陣磨槍、死背強記,勉強得到不錯的成績,但是考完就馬上忘得一乾二淨。

  國三時我超迷武俠小說,上課時常偷看,國文老師人好不說破,但會突然點我起來回答問題,有時會被我矇對,有時我會愣住,sandy不只一次打pass,助我安然渡過。


  
  混過頭,聯考成績當然不佳,沒辦法上到理想的學校,家境關係又不容許我多準備一年;我半放棄的選了一所有夜間部的高職,白天到百貨公司的西餐廳打工,供應自己的生活費和學費。

  每天早上7點出門,到晚上11點才進家門;剛開始工讀調適不過來,服務生端盤子的工作並不輕鬆,再加上沒興趣的課業,每天都疲累不堪。  

  有一次,工作特別忙碌,站了一整天,連喝水的空檔都沒有;晚上到校時,又遇上兩堂軍訓課再接體育課連著上,連續站了十一個小時,兩條腿痠軟到發抖;好不容易撐到打掃完放學,一屁股坐上公車座位,我幾乎死去般的沈睡,直到公車開回總站被司機叫醒,才知道坐過站了,糟糕的是,我搭的已經是末班車,要到清晨五點多才會再發車了。

  我完全不認得回三重的路,找到公共電話打回家求助,奈何接電話的媽媽不會騎車路也不熟,已經睡了的老爸又不肯出門來接我,叫我自己搭計程車回家。(以前的老爸,管教方式非常嚴厲,他認為自己造成的問題,就該自己解決;不過現在不一樣了,溫和慈祥而且心很軟)

  那時的蘆洲總站很荒涼,晚上十一點多黑漆漆的一片,沒有行人也沒有車輛路過,我身上又只有零錢,就算有錢,也不敢獨自一人半夜搭計程車。

  不敢有異議的掛了電話,心裡好慌,眼淚在眼眶打轉,覺得自己比被遺棄的小貓還慘;突然想起好友sandy,她會騎機車,她家的電話號碼又超好記,當時她是我唯一敢厚顏求救的人。
  
  sandy在電話中得知我的困境,馬上表示願意出來接我;我在黑暗中等待著,感覺上像等待騎白馬的王子現身相救;沒料到,竟是國王親駕馬車。

  sandy的爸爸,不放心女兒深夜獨自騎車外出,所以自願開車陪她來接我。

  sandy是長女,除了弟弟還有3個妹妹,爸爸又很幽默,我很喜歡她家溫馨熱鬧的氣氛,曾多次到她家叨擾,所以她父母對我還算熟悉。

  雖然不陌生,但是我覺得好內疚好抱歉,臉紅到發燙,自己真是個煩人精,連好友爸爸都逃不過;伯父人很好,叫我別介意,只是關心的說,女孩子怎麼可以單獨搭計程車呢?太危險了啦!妳爸媽也太放心了。

  連聲道謝後下了車,我在心裡一遍又一遍的想,這人情我該怎麼報怎麼還?



  畢業後我們各自忙碌,但依然保持連絡,偶爾碰面吃飯,她常不嫌煩的騎車來接我。

  老哥在外島當兵時,感情正值空窗期,苦悶不堪,除了我這個很混的妹妹會寫信慰問,sandy受我之託,也大方的做老哥筆友。

  我和石頭談戀愛時,老哥也正值熱戀中,都急需用電話,老爸偏袒老哥,叫我讓,我超生氣隨手拿了錢包就出門,打電話給石頭文,這傢伙竟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,冷靜到無情,完全不安慰我也不不來陪伴我,氣得我火更旺。那時候好像是晚上7點左右,我無處可去,打電話約sandy喝咖啡聊天,她大方的邀我去她家泡茶聊天,而且立刻騎車來接我。


  我很幸運擁有很多好朋友、好同學:

  或許是在我心情低落時,不管隔天工作多忙,依舊義氣的通宵陪我K歌、

  或許是在我受委屈時,靜靜的陪伴、聆聽、以同理心給我力量,直到我冷靜下來;

  每一份情義我都深刻記在心裡。

  尤其是sandy,我曾提起她多次幫助我的事,她卻完全沒放在心上,還反問:有嗎?我怎麼不記得?簡直是施恩不忘報的典範。

  可惜她不是男人,否則我肯定拋棄原則,不要臉、不要命的倒追,非以身相許不可。
  
  Dear Sandy ,超過二十年的交情了,有些話當面我不好意思說出口。我是真的很感恩妳為我做過的一切,妳和家人賜予我豐富溫暖的情誼是我最珍貴的收藏,妳有成就我同感驕傲、妳過得幸福快樂我同感喜樂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